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教育

老师“延迟退休?”其实没那么可怕

来源:营口热线    发布时间:2019-02-02 13:44   

前些天,看到一篇名为“延迟退休,就是让教师拄着拐杖去教书!”的帖子。有的地方说的的确挺在理的,但是仔细琢磨的话,有点过于站在自己的立场考虑问题了。

闲话少说,我们一起先了解下大背景。

1

人口老龄化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很多发达国家早早就把退休年龄延迟到65岁以上。

我们的邻国日本由于早先许多年就呈现出少子化,政府将职工退休年龄于2007年4月1日至2010年3月31日延长到63岁,2010年4月1日至2013年3月31日延长到64岁,从2013年4月1日开始延长到65岁。

所以日本到处可见60多岁的老人辛勤工作的身影。

冰岛退休年龄:70岁(男)虽然冰岛政府规定老年人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是67岁,但在冰岛,男性退休年龄在70岁,女性65岁。

澳大利亚退休年龄:65岁半澳大利亚人目前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是65岁,从2017年7月1日起,开始改为65岁半,之后每两年增加半岁。

即使历来以“不爱工作”闻名,“享乐主义”盛行的意大利,也早已在四年前把退休年龄延长至62岁。

以我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情况和人口老龄化速度来看,“延迟退休”仿佛已是大势所趋。当然,同样是延迟退休,对于不同工作环境,不同工种的影响是有很大区别的。

2

教师群体之所以普遍对延迟退休反应强烈,主要因为许多教师,尤其一线教师日常工作强度大,精神压力大,即使是年轻人也常常大呼吃不消。

一想到自己将来年逾六十还要这么干下去,难免让人有些绝望。

尤其当自己亲眼看到身边一些老教师还没熬到退休就给人一种老态龙钟、步履蹒跚的感觉,不免后怕。

之前网上一度传言教师群体的平均寿命仅为59.3岁,说的有零有整的,虽然从官方统计数据上难以查到可靠凭证,但焦虑这种东西传播起来比病毒还要快,确实吓坏了一大批教师。

3

回过头来说,现在虽然国家总体生育率有所下降,但是农村人口向城市集中的趋势日渐明显,大多数城镇学校都人满为患,市区一些生源好、口碑好的学校更是一座难求,相应的师资力量却迟迟得不到补充。

再加上现在上级部门严格要求各地强制实行“小班化”教学。

很多学校尤其是小学,原本一个大班被拆成两个小班,这给本就捉襟见肘的师资力量雪上加霜。

这不算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往往不是教学任务的繁重,而在“盘外”。

教育局在很多地方都是“借调小能手”。习惯把各学校年富力强的优秀教师抽调到教育局去专职写文件,搞材料。各学校师资本就匮乏,但是再怎么揭不开锅也不敢跟自己的顶头上司说NO,只能要人给人。

常听教师们私下闲聊时提到“现在很多师范生毕业后都没地儿安排,找工作费劲,老教师呢,反倒占着岗位,假如延迟退休,必然影响教育系统血液更新速率”。

多招年轻人进来从事教育事业自然利国利民,可资金问题无法解决啊。现在教育专项资金多被用来搞基建,校舍翻新一遍又一遍,真投到教师待遇上的比例反而很小。

毕竟新校舍建起来,立竿见影,谁来视察都能看到这是“重视教育”,顺道拉动当地GDP,解决就业问题,投到教师身上见效可就慢的多了。

招新代旧,新来的得给钱,退休的也得给。两份儿钱,谁出呢?

4

前阵子上头放出风,说要“逐步取消教师编制”。像我们这边有的乡镇已经开始搞试点了,据说当地还闹出教师集体上访的事件。

对许多教师而言,这行最值得贪恋的也就是“编制”二字了,假如把它摘了去,再想招人只会难上加难。

也有人提到,“假如延迟退休,师生年龄差距太大,代沟过大,势必造成师生沟通交流存在障碍”。这其实并不能自圆其说。

诚然,教师群体由于工作环境单一,接触人群多是未成年人,特别容易引发个人成长障碍,甚至会给人一种“酸腐”“幼稚”的刻板印象。作为新时代的教师,更应时刻提醒自己与时俱进,不停止学习,停止成长。

图中的王德顺老师可谓家喻户晓,他出生于1936年8月20日。因为一次T台秀而走红,那时的他已是79岁的高龄。这帅气的模特步惊艳全场,网友纷纷拍手称赞,说他是中国最帅“老鲜肉”。

年华老去人人无法阻挡,但不能服老,想学习什么,想做什么,马上行动。作为教师更要勇敢的追求美好,不让年龄成为自己进步的绊脚石。

5

有观点认为,“许多教师由于年纪大了,管不住学生,所以教学质量会下降”。

我觉得,老教师管不住学生的情况得分开来说。固然不排除有年龄偏大,体力下降的因素,主要原因或许并不在此。

当前大背景是上级不准任何形式的体罚,实际操作中矫枉过正,导致连起码的“惩戒”都被禁止,莫说是老教师,年轻教师在管理班级时同样束手束脚。

相比而言,部分老教师“职称”已然到手,无欲无求,也意识到心情好、身体远比卖力教学更实惠,于是选择“睁一眼闭一眼”的工作态度。当然这也只是个别现象,毕竟对于普通教师而言,想拿到高级职称并不容易。

6

写在最后:

既然延迟退休从理性角度分析已是无法避免,我们更应当正视问题。盲目排斥无济于事,属于逃避问题的另一种表现。

首先我们要明确的一点是,问题的症结并不在于退休年龄是多少,而在于如何能够身心愉悦的工作到那个年龄而不是苦撑到退休,积劳成疾攒下一身病。

不然,按照近几年这个工作强度陡增的趋势继续发展下去,怕是熬不到50就会出现大批过劳死。届时,大家总不能要求40就退休吧。

其实我们应当呼吁政策调整的重心不是放在要不要延迟退休上,而应放在给教师“减负”和提供政策支持上。

现在很多学校人力资源匮乏,单个教师的工作时间就显得愈发宝贵,上级是不是考虑不要再让教师把宝贵的工作时间浪费在一些无意义的“痕迹管理”上。

给教师留出一些空闲,像十年前那样,有时间锻炼下身体,跑跑步,踢踢毽子,劳逸结合。而现在每个学校对教师的使用方式更像是“竭泽而渔”,难以长久。

另外,校方“惩戒权”的缺失也是很多教师感到工作疲惫不堪的原因之一。尤其一线教师课堂上经常面临一种纠结:学生违纪我管还是不管?

管呢,一不小心管急了,把自己搭进去,不上算。不管吧,良心上过不去,而且纪律乱了会吵的人脑壳疼。

纠结,真纠结,纠结催人老啊。

至于教师自己,时刻提醒自己多接触社会,社交多元化,注意提升自己,不要把自己绑死在学校这棵树上,仿佛离开学校自己就啥也不会甚至活不下去。

也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活的更有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