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教育

学尔森:洪涛装饰收购之后的衰落,职业教育梦化为泡沫

来源:营口热线    发布时间:2019-02-02 19:23   

我们先说说学尔森教育,学尔森教育据介绍从2004年开始从事建筑职业教育,主要产品为一级建造师、二级建造师、消防工程师等产品,学尔森也曾一度成为建筑职业教育市场占比和收入领先的建筑职业教育品牌,至今经历了2014年中信资本的A轮和2015年洪涛装饰的B轮,而今天学尔森频临破产被抛弃的尴尬。

2015年收购学尔森教育,2018年学尔森举步为难

据调研分析,学尔森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年亏损均超过4000万,2018年也在进一步扩大亏损中,如果加上被故意转移的成本,预估实际亏损也超过4000万,这里主要对我们调研到的2018年学尔森实际经营情况做一些分析。

据调研分析,2018年学尔森收入可能在7000万左右,这个数字相较于以前学尔森上亿的收入规模来说,下跌的非常严重,尤其是在收入大幅降低的前提下,亏损持续加大,表明学尔森的净亏损在成倍的增长。

同时从目前调研得知,学尔森这几年关闭了大量城市学校,包括深圳、南京、天津、苏州、长沙等,目前学尔森整个营收基本靠上海和北京支撑,其他城市收入贡献微乎其微,大多不超过10万的营收。

学尔森在2018年不仅规模大幅缩小,同时还进行了大幅的裁员,据调研,上海裁员将近一半,北京裁员更是由之前的将近200人裁员到30多人,甚至在2018年上演洪涛装饰跟学尔森创始人、高管赤膊上阵的各种官司,这种规模的缩小、人员的减裁和人事劳资纠纷风波在教育行业来说,可以视为面临巨大的破产风险。

据调研,从2016年开始,在洪涛装饰主导的学尔森裁员风波中,仲裁庭和法院已视学尔森员工为常客,我们在实际走访的时候也发现,学尔森总部现在确实就跟人去楼空一样人员稀少,洪涛装饰收购之前的学尔森总部原有高管和基层团队基本走光,这也可以理解这两年在洪涛装饰介入之下的学尔森为什么会出现规模和收入大幅缩小的原因了。

教育是一个高度的服务行业,投资教育机构其实就是投资一个团队,资本千万别高估自己的能力。

学尔森的直线衰落可视为洪涛装饰根本不具备职业教育的经营管理能力,对于其提出的“将职业教育打造为公司第二主业”战略目标来说,与其相信职业教育梦,不如确信其真实用意为挽救进入夕阳行业的装饰装修主业。

现如今真实的学尔森,人才流失,规模大范围缩小,教学体系建设停滞,员工人心惶惶,仅靠一些招生老师黄婆卖瓜自卖自夸,难以为继。

洪涛装饰提出“将职业教育打造为公司第二主业”的战略目标,虚无缥缈。

洪涛装饰通过发行可转换公洪涛股份A 股股票的可转换公司债券募资,募资金额10亿元。按计划,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主要用于投资在线智能学习平台及教育网点建设项目、职业教育云平台及大数据中心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及教师培训中心建设项目。

如今,据内部人士介绍,2015年11月,洪涛装饰要求学尔森在一夜之间整合一份涉及10亿募投的项目报告,涉及智能教育平台、云平台及大数据分析系统、教学研发中心等,现如今,学尔森的智能学习平台因为原创团队的离开,项目已经废弃,取而代之的是基于购买第三方平台而搭建的普通视频学习网校平台,在洪涛的裁员风波中,学尔森整个原有教学师资队伍也纷纷离职出走,研发中心和师资培训中心在这几年中沦为一句空话。

原本募集的10亿资金应该用于扩大和整合网点建设,提振所收购的职业教育机构业绩,通过资金注入,加速各智能学习平台的开发建设和基础数据整合,这样,一方面进一步提高学习效率,做到效率提升,效果保障;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大不同职业教育机构之间的生源整合,从数据底层帮学员分析和提供终身的职业教育学习路径和服务。

而如今从洪涛装饰各种发布信息来看,已经背离了原本的职业教育发展计划,原本收购的职业教育机构无法经营,募集的资金也并没有用于所收购职业教育机构的发展,而是转头去收购一些其他学历机构,这种操作方式非常罕见,也是一种非常任性和不负责任的行为,当然,这从资本市场来看,也不排除一个饼画错了,再画一个饼,甚至重新画一个更大的饼,把原来的小饼在不经意间抛出去丢了,也进一步体现了洪涛装饰在职业教育上能力缺失的问题。

对于洪涛装饰而言,装饰主业进入夕阳行业,跨行打造第二产业填补企业的业绩下滑空洞这属于投资以寻求持续性发展问题,然而洪涛装饰可能忽略了教育行业的特性,教育行业并非是资金驱动,而是人才驱动,不管是从洪涛集团层面还是所收购的子公司层面,都必须保证有一批对教育有足够认知和经营能力的团队,同时还需要从洪涛集团层面具备一个自上而下的监管和授权体系,然而很显然,在经历了四五年洋洋洒洒的挥霍之后,直到现在洪涛装饰都不具备这些能力。

下一篇文章:对“两面人”说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