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历史

北洋军阀的谦逊:恃才傲物者下场凄凉,谦卑待人者得天下

来源:营口热线    发布时间:2018-07-25 15:08   

民国五年之后的北洋王朝,没有了“老头子”震慑的北洋群雄开始按耐不住,人马与地盘成为草头王们扯旗放炮的导火线,翘起的尾巴俨然不可一世的各路诸侯。当然,在北洋军阀骨子里还是有一种士大夫情结,不过动机不纯的角儿,会把这种情结演绎成沽名钓誉亦或是攀文附雅。不过真正耿直的角儿,则会表现成恃才傲物,徐树铮就是这样一位北洋名角。这位在北洋王朝所有策士中稳占前三甲的青年才俊,秀才的高学历,可以与之相列的武夫,只有一代儒帅吴佩孚。

但是,与老头子对其评价一样,这位“一脸书气”武将在北洋军阀中过于鹤立鸡群,也难免不屑于谦卑待人之道,以至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战中宣而不战,秘密援德;计诱张勋,为段祺瑞立下不世之功;直皖相争中火中取栗,诱杀陆建章;徐树铮的每一次出谋划策,都是一针见血的大手笔。但是正如徐树铮的同窗张伯英,给其的挽联中所言“孔文举早慧非祥”,这也是徐树铮最大的弱点。对于“打了一辈子雁”的陆建章,徐树铮过于草率处置,没有一个年轻人该有的谦逊,张作霖以及卢永祥等北洋元老颇有微词,而且也埋下后患。

其实,徐树铮之才可叹亦可悲,锋芒过盛的背后,公报私仇葬送的不仅是最早“西北王”的皇图霸业,辜负的更是段祺瑞的家国天下。然而一位北洋巨擘却有另外一种活法,以谦逊示人不仅招徕千里马吴佩孚,更是练就成大智若愚的典范,这个人就是布贩出身的曹锟。直皖战争中吴佩孚一战成名,俘获皖系军阀老将曲同丰,这位吴佩孚曾经的师者,要向曹锟行“献刀礼”,作为战胜者,曹锟却唯诺着连称“不敢当”。第一次直奉战争时,当时“保洛分家”的风声甚嚣尘上,作为直系军阀名义上的首领,曹锟却对吴佩孚信任有加,宽慰道:“子玉,我老了,一切听你的安排。”

最终,徐树铮在廊坊车站陨命时还是穿着睡衣,下场凄凉。一方面是遇险时的仓促,另一方面也是防人之心不可无的自负和大意,本可以助力段祺瑞东山再起,却搭上了自己。曹锟则因为帐下良将吴佩孚的辅佐,从布衣平步青云,直皖战争后得以入主北洋中枢,待人谦逊的“保定王”,其后还坐上了北洋的头把交椅,变成了得掌天下的当家人。对于徐树铮来说,莫嫌英气未能驯,谦逊自然招人喜欢,但是宦海在本质上,并不欢迎特立独行的“士大夫”,而是更喜欢谦逊到被驯化的士大夫,这不仅是徐树铮的悲哀以及曹锟的沾沾自喜,更是宦海的无奈与愧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