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历史

这几本书帮你更加了解《战争与和平》

来源:营口热线    发布时间:2018-07-26 06:46   

俄罗斯精神,一个十九世纪就足够了。——纳博科夫

俄罗斯一直是一个开挂的民族,在十二世纪《伊戈尔远征记》之后的整整五百年,俄罗斯文学一再沉默,经过十八世纪的厚积薄发,终于在十九世纪一跃而上了神坛。

今天就给大家介绍几本着力于捕捉在俄罗斯大地上细微人类情感的书,适合对俄罗斯文学感兴趣的大朋友小朋友们。

《普希金诗选》1799-1837

普希金之于俄罗斯,如莎士比亚之于英国,但丁之于意大利,歌德之于德国。普希金是天才,开创了俄罗斯文学无限的可能性,他对于人性深度的发掘,对新时代抱有的双重态度,都启发了后来的俄罗斯文学家。很多人都熟知他那首《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也为他决斗而死感到扼腕叹息。他身上既有十八世纪的明快典雅也有十九世纪的浪漫热情,有欧洲人的深刻也有东方的幻想精神,个体和国家的身份在他笔下再无割裂之感。

《死魂灵》1842

如果评价哪位作家最毒舌,最能吐槽,那一定非果戈里莫属。在这本书里,果戈里对一切不合理的事情都进行了强有力的批判。他的时代正是沙皇俄国统治下十分黑暗的时代,农奴主从外在到内在,他都不忘嘲讽一遍,风格上与《战争与和平》有异曲同工之妙,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向病态的十九世纪心脏。

《父与子》1862

屠格涅夫的《父与子》成书于1860年代初,与《战争与和平》背景相似。在1854年,俄罗斯在家门口克里米亚被万里迢迢赶来的英法大军打得惨败,被迫求和。尼古拉一世自杀身亡之后,亚历山大二世登基,开始了农奴制改革,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变了数百年来俄罗斯社会的旧有结构。《父与子》的骨架是经典的——新旧时代任务的对立。主角巴扎罗夫用爆发式的激进挑战既定的地方传统,却又被突如其来的爱与灵性动摇了信仰,世界观被截然颠覆。

正如茨维塔耶娃所说,只有冲突才能引领向前;构筑于荒诞现实上的文学世界,对全人类来说,却是血脉相连的。说起俄国文学,诸如“人类”“战争”这类的字眼总是无法避免,但作为一个普通个体,抬手取下书架上的那本书,也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