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文学

文博机构数字藏品热的冷思考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布时间:2022-06-23 18:12   

近两年,博物馆在数字馆藏领域持续发力,或自行研发,或联手头部NFT平台,将独具特色的镇馆之宝变成数字馆藏,一时成为新潮流数字博物馆藏品的普及拉近了古代文物与年轻人的距离,让文化遗产以新的形式活了起来

激活数字文化遗产

文化资源共享与互通

当游客走进博物馆欣赏文物时,即使离得很近,也总是隔着一层玻璃数字收藏让观众可以用手机玩既能放大欣赏细节,又能在社交平台分享收藏宝物的喜悦同时也激发人们了解藏品背后的历史故事和当年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背景的兴趣

与艺术作品的数字馆藏一样,文化机构的数字馆藏也是利用区块链技术,为特定的作品和艺术品生成唯一的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数字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2021年底,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所发布的《区块链技术激活数字文化遗产研究报告》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加快了迈向数字时代的步伐,使人们更广泛地接受数字内容,互联网上公众可访问的文物数字内容呈现爆发式增长趋势,宇宙的出现促进了文物数字内容的共享和互通在此背景下,报告认为,作为文物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区块链发挥了三个作用:规范数字内容标准,明确数字内容的所有权,完善数字博物馆的建设

这让我们欣喜地看到,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使得大范围激活和推广数字文化遗产成为可能,在传播博物馆文化,提升博物馆品牌影响力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数字文化遗产应坚持公益属性。

文物是全社会的财富文化机构在发展数字馆藏时,要把握好公益性和商业性的尺度,如何保证文物数据的安全这些都是元宇宙概念中亟待完善的问题

前不久,国家文物局有关部门在北京组织召开了数字馆藏座谈会针对数字馆藏的发展现状,对文化机构的公益属性,数据安全,消费者权益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座谈会提出了规范发展的建议,如在文物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中坚持公益属性,通过正式授权鼓励社会力量利用文物资源进行理性创新创作,明确文博机构不得将文物原始资料作为限定商品直接出售,对于消费者来说,要选择合理,合法,健康,有序的收藏方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远离盲目炒作带来的风险

由此可见,从监管层面,我们已经开始考虑数字馆藏的几个方面一是肯定了数字馆藏是文物信息数字化背景下,文化机构为促进文物信息资源开放共享,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而采用的手段,二是提出文博机构在文物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中应坚持公益属性的要求,如不得将文物原始资料作为限定商品直接出售,三是通过正式授权,鼓励社会力量利用文物资源进行合理创新和创作,第四,给消费者的建议,即在购买和收藏数字藏品时,选择正规合法的渠道,警惕炒作,谨慎追高

而版权的二次创作被提上日程。

当一些公司与文化机构合作进行数字收藏时,不可避免地要获取文物的原始数据关于文物资料的安全,国家文物局在《文物复制拓印管理办法》中有规定未经文物行政部门同意,国有文物收藏单位或者管理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向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提供复制,拓印文物的模具和技术资料基于文物原型的数字馆藏所涉及的文物原始数据是否属于技术数据的范畴,目前仍有争议更何况文物原始数据泄露带来的造假风险,也是文化机构数字馆藏绕不开的话题

文物是全人类的财富关于文化机构数字馆藏的另一个争议是版权作为公共文化资源的文物,公众应当免费享有其权益但也有一些博物馆以文物为原型,生成数字版权藏品如果只是基于数据生成而没有二次创作,那么这些藏品在某种程度上只是文物的数字复制品除了公益属性的争议,这些复制品用于商业销售的版权很难自圆其说

这些纠纷迫使人们对版权和二次创作的关注和探索例如,今年4月,广东省博览协会发布了《关于国际博物馆日集中宣传数字文化产品的通知》,号召各一级博物馆通过正式授权,利用文物资源进行创新创作,发布数字藏品由此可见,数字馆藏的版权问题已经越来越受到重视,业界也已经意识到文物资源的数据复制和文物资源的创意创作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

此前博物馆发布的数字藏品大多是文物的数据复制品,二次创作的空间很小,几乎是文物数据模型的复制伴随着对文化机构数字馆藏的公益属性和版权的重视,近来,二次创作的数字文化创意产品逐渐出现数字文化创作不再是简单的对文物原型的数字建模,而是在获得文物所属单位或上级组织授权后,在原型基础上重新设计和创作的数字产品文化机构的数字馆藏正经历着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自我调节和正向进化下一步,相关政策法规也要跟上,避免平台跑路,数字馆藏丢失等风险,切实保护消费者权益